当前位置: 主页

许世友最佩服的开国上将竟然是他:一生无败绩!

时间:2017-11-15 21:59来源:未知 作者:时时网 点击:

      众所周知,许世友将军以勇猛著称,勇冠三军,是无数人敬佩的偶像。那么,在许世友的心里,他最佩服谁呢?

 

       别说,许世友还真被人问过这样的问题:在中国的众多将领中,你最佩服谁?他的回答是;“最佩服韩先楚。”再问为什么?他回答:“他有勇有谋。”

 

       韩先楚,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司令,从将军之乡红安走来的开国上将。

 

       韩先楚十六岁就参加了红军游击队,因为一同还带去了十几个小伙伴,所以一入伍就让他当副班长。韩先楚见让他“当官”,有些紧张,说:“我没打过仗,不会指挥。”队长却说:“没打过仗可以在打仗中学,你能带十几个人来,说明你有领导能力。”

 

       韩先楚的第一仗是和地主武装红枪会打的。吃了朱砂、喝了鸡血的红枪会员一个个光着膀子,脸上用锅灰和颜料抹得黑蓝青紫,嘴里叫着“刀枪不入”的咒语,凶神恶煞地向游击队冲过来。

 

       游击队组建时间不长,多数人没有战斗经验,一看这阵势不知如何是好,有的回头就跑。兵败如山倒,队长见队员往后退,阻拦不住,也跟着往后退。

 

       这时候,韩先楚跑过来,一把抓住队长,用那杆汉阳造指着他,声色俱厉地吼道:“不能跑!一跑损失更大。往死里打,我不信打不死他!”队长这才镇定下来,举着枪大喊:“不准跑!谁跑打死谁!”游击队缓过神来,组织火力,一下子打倒十几个红枪会成员。红枪会乱了营,四散溃逃。韩班长率先跃起,带领队员们追击逃敌,抓了十几个俘虏。

 

       熟悉韩先楚的人都这样说:“每当战斗到激烈决战的关键时刻,韩先楚便眼睛发红,常常奋不顾身地提着手枪直奔前沿督战。那样子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挡都挡不住!”

 

       面对这样一身是胆的勇者,死神似乎也望而却步了。

 

       在陕北,韩先楚奉命攻打一个民团据守的寨子,在前方用望远镜观察敌情时,一颗子弹飞来,击中他的头部,他血流满面倒下了。子弹贴着他前额上方射入,在头骨上划过一道沟。救治他的医生感慨地说:“这是你的爹娘保佑你啊!你要是再长高一公分,就必死无疑了。”

 

       还有更惊险的。红二十五军长征途中攻打一个据点,韩先楚见敌人正面火力太猛,就从侧面爬过围墙。突然,一颗手榴弹飞来,落到韩先楚怀中。偏巧他的上衣上有个破洞,手榴弹竟穿过破洞钻到衣服内,直落到裤腰上。这时想掏出手榴弹已经来不及了,听着手榴弹导火索“嗤嗤”作响,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幸运的是手榴弹没有爆炸,是颗哑弹。

 

       韩先楚是一员猛将,可如果以为他只是不惧生死、敢打敢拼,那就错了。他有勇也有谋,会用脑子打仗,每战战前必反复推敲、周密部署。

 

       解放战争中,奇袭威远堡被称为解放军在东北战场上最成功的战例之一。当时东总命韩先楚的三纵抓战机消灭敌一一六师,这个师在威远堡、郜家店、拐磨子、西丰由西向东组织防御,师部设在最西部的威远堡。按照通常的战法,应先攻击西丰,然后扩大战果。这个战法稳妥,符合不打无把握之仗的原则。政委和多数人赞同这种方案。

 

       但韩先楚却提出长途奔袭,出其不意地直插威远堡,消灭敌师部和一团,打乱敌人的指挥中枢。这个方案能出奇制胜,但也很冒险。两个方案同时报给总部裁决,总部批准了韩先楚的方案。

 

      三纵的部队隐蔽急进120公里,奔袭威远堡成功。经过28小时激战,全歼一一六师。从此,三纵被称为旋风部队,韩先楚也有了“旋风司令”的称号。这个称号是他的敌人送给他的。坐镇东北的几任国民党军指挥官,都称韩先楚是“旋风司令”。

 

      陈诚在主政东北时,对韩先楚最头疼,曾在日记中写道:“韩先楚是最难对付的旋风司令,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他的部队。”以至于每次碰上韩先楚的部队都会避退。杜聿明在离职时也感叹:“最难对付的是韩先楚的旋风部队。”

 

      作家张正隆曾为韩先楚写过三十万字的传记,为了全面记录这位战功卓著的将军的生平,也试图写出将军打败仗的事例。可他翻遍了军史、战史,走访众多知情人,竟没有找到一例。放牛娃出身,几乎没上过学的韩将军戎马一生,指挥过大小战役无数,竟没有吃过一次败仗,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责任编辑:时时网)
------分隔线----------------------------
分享到:
时时网24小时信息排行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意见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