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最漆黑的那段路,始终要自己走完

时间:2017-05-31 22:26来源:未知 作者:时时网 点击:

      最漆黑的那段路,始终要自己走完

 

  文/江罗

 

  1

 

  记得刚入大学时,我活得挺迷茫,压根就没想过要考研。和周围人一样,打算毕业后找份工作。当时想,那样安分过日子,不必操劳,可以活得轻松。起初的想法很单纯,图个安稳。可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慢慢改变了。

 

  那是个大学军训的午后,我陪室友去图书馆借书。正巧,邂逅了赵姐。她是个文静的女生,坐在一隅翻翻阅《海边的卡夫卡》。我也迷恋村上春树,于是跟她攀谈。渐渐地,我知道了她在备考北大中文系。

 

  当时,身边的朋友常开玩笑说:“你看,这不是北大才女么?”她们语气里带着刺,充满着轻蔑,让人不舒服。赵姐显得大度,并未多加理会,莞尔一笑后,做自己该做的事。

 

  日子虽然单调,但她却过得很充实。在那份平静下,我看到了一份成熟。每次路过她的位置,看着堆满的书,心里总会有些莫名的触动。

 

  一个夜里,走在昏暗的路灯下,她突然对我说,家里不让她考研,她爸托关系,帮他找了一份国企的文员工作。十一月末时,由于压力过大,她患了支气管炎,耽误了最佳冲刺时期。

 

  得知她考试失利后,我发了一封邮件给她,里面写了一段话:许多人过得很盲目,可能终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你比他们要优秀,尽管失败了,但也没关系,至少你是在为自己而活。

 

  再次遇见她,是在她离校时,也只是匆匆一个告别。之前的一些事情,我们没有谈论。似乎就在那么一瞬间,我们形同陌路,回到了原点。而她的那些挣扎,也成了垂死。

 

  那一年,我从别人身上听到了梦碎的声音。

 

  2

 

  在销声匿迹的那段日子,赵姐按照父亲的安排,进了一家国企。但她并不喜欢那种压抑的环境。由于学历低,晋升空间小,她也看不到希望。当时,她背着家人,默默开始复习,但那一年,她考得更糟糕。

 

  为了更好地复习,在第三年的暑假,她不顾家人反对,决定辞职,继续走上了那条路。我曾伤感地认为,与她自此后便再无交集,但不料世事难料,她又重新坐在离我五十公分距离的对面。

 

  万一考不上怎么办?我为她捏了把汗。

 

  赵姐说,只管努力,剩下的交给命运。那段时间,看书倦了,她就跑到阳台,看着窗外的繁华,吹一阵冷风,之后又悄无声息回到教室继续奋斗。

 

  我很羡慕那些轻而易举就成功的人。我不明白,对于我们这种不聪明的人,要有多努力才能走向成功。

 

  我也曾在深夜哭泣,懊恼自己为何那么笨,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失败。作为一个平凡人,我们要为梦想奋斗多久,要经受多少次现实的撞击,才能抵达幸运的彼岸。

 

  谁也不知道,但唯一能知道的是,自己现在一无所有。如果不努力,这一辈子也就那样,在社会底层卑微地苟且。

 

  那一年,赵姐的付出得到的回报。虽然没有通过北大中文系的复试,但经老师介绍调剂去了北师大。通过复试后,她跟我分享成功的喜悦。

 

  从赵姐身上,我看到一个小人物的挣扎。如你,或者我一样,更如每个在繁华都市里生活的人。仿佛狗尾巴草,生活在城市的每个角落,或繁华,或荒芜,坚强地成长。

 

  我始终相信成功不会缺席,只会迟到。一个有梦想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活得精彩。

 

  3

 

  我考研失败后,在职场混迹了一段时间,可依然感到不顺利。在最困顿时,赵姐微信对我说:“你甘心么?”

 

  那一年,我独自背包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学校,住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仿佛浮萍,在这人世间里颠沛流离。

 

  每天背着书包,穿行于陌生的人群中;面对墙壁,背着那些生涩的单词。那时候,不光别人质问,连我都没打算放过自己:那样做真的值得么?

 

  有人说考研不是唯一的出路,确实如此。但对于我这种贫寒出身的人而言,考研确实是唯一能承受得起,跨入更高层次圈子的入场券。

 

  两年的心路历程,让我明白了赵姐当年四面楚歌,不得不破釜沉舟的处境。而如今,她研三了,并且申请到海外读博的机会。她踏入了梦寐以求的圈子,过上了想要的生活。而我,还走在披荆斩棘,前行的路上。

 

  当结束了最后一场考试,赵姐电话问我考得怎样。我说,还不错。电话那头的她,彻底松了一口气,对我说“北京见。”那声快慰,让我忽然想起了风雨无阻的日子里,那一道道单薄的身影,孤独前行。

 

  是你,是我,同样也是每一个怀揣梦想走在路上的普通人。

 

  我们都一样,平凡且倔强。

 

  4

 

  曾有位朋友对我说:“如果决意做一件事情,就不要再问别人和自己是否值得,心甘情愿才能理所当然,理所当然才会义无反顾。”

 

  至今,我很难忘记每一个迟回的夜晚,也很难忘记每一个早起的清晨,看着日出,照耀新一天的开始。

 

  曾经在论坛上碰到一位大叔,他在县城当公务员。照他的话说,如果不试图改变,一辈子也就是科员的命。他考中央党校,用了五年。在最后一年,他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顺利通过考试。

 

  那位大叔对我说,当时心里头还有一股劲,想要拼一把。可这一拼,就是五年。对于别人而言,五年很长,而对于他来说,却仿佛昨天才下的决定。

 

  这几年的经历,让我深刻地明白,最漆黑的路,始终要自己走完。当熬过了一段又有一段的黑夜,你终将会看到黎明,以及那些迟到的风景。  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分享到:
时时网24小时信息排行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意见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