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令人震惊:美国兵不血刃地洗劫了日本8000亿美元

时间:2011-12-13 09:27来源:未知 作者:时时网 点击:

      目前,尽管中美金融战风声鹤唳,黑云压城,甚至短兵相接,但如果从战略的角度来观察,其实这个都还是前哨战,远远不是决战。如果你从美国的角度来看,中国虽然是未来的劲敌,但那是远忧,而非近患,特别在金融领域,中国基本上没有多大现实威胁,很简单,中国人民币连国际货币都不是,谈不上争夺货币霸权。美国发生次贷危机后,真正挑战美国金融霸权的是欧元,这个才是实实在在的威胁。金融是全球经济竞争和现代战争的高级阶段,中国这一块要起来的标志应该是人民币的国际化,不仅成为交易货币,还成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之一,最起码与美欧三分天下,目前只处于起步阶段。我觉得这个争夺大约会至少延续半个世纪。

 

      美国人金融进攻中国也好,日本也罢,其实就是一个招数——幕后做庄操控市场,而要达到目的必须制造“过山车”行情。以目前阶段就是操控美元的贬值与升值,现在是利用美圆霸权在河的上游放水冲跨下游经济体,之后必然是通过升息推升美圆引爆资产泡沫然后全球大收购。一冷一热,暴涨暴跌,众多弱小的经济体就会遭遇灭顶之灾,跟风而动,后知后觉,不知不觉的经济体就会被剪去“羊毛”。如果金融操作顺利,美国就用文明的手段,如果操作不顺,最终就是武力威胁,甚至不惜挑起战争,赤裸裸的剥夺。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的国力不断增强、财富迅速增长,这其中固然有其鼓励创新、科技进步等多方面的原因,但利用其货币的独特地位洗劫他国的财富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笔者所看到的最保守统计数字显示,以“广场协议”为标志的美国对日货币战争中,美国兵不血刃地洗劫了日本8000亿美元!令人不安的是,历史仍在不断地重复上演。2008年9月当有意收购雷曼的韩国要求美国提供担保时,出乎全世界意料之外的是,美国财长保尔森一口拒绝了韩国的要求,放任雷曼破产并重创全球。笔者2008年10月28日在一次演讲时曾预言:金融海啸至少有三波,第一波在美国当时刚刚爆发,第二波将发生在欧洲,而第三波将发生在新兴市场经济体。不幸被笔者言中的是,3年后的欧洲如今已经处于崩溃边缘了!保尔森当时的行为实在令世人费解:身为高盛前老板和在任财长的保尔森难道不知道雷曼破产的后果吗?为什么他愿意在危机爆发后用成千上万亿美元的真金白银来救援两房、花旗银行等各家机构,而不愿意向雷曼提供至多不超过几百亿美元的担保呢?笔者替保尔森给出的一个理由是:正因为他是高盛的前CEO和在任的美国财长,他太清楚美国经济里的泡沫有多大,当时即使勉强救助了雷曼,美国经济里的泡沫早晚还得爆破,但届时美国所有问题都将自己扛,并很可能会因此落后于欧洲、中国等竞争对手。而放任雷曼破产恰恰能在全球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把美国的问题有效地“分包”给全世界各国,从而完成了“自损八百,杀人二千”的战略目标,使得危机爆发后的美国在竞争对手也被拖入深渊的情况下仍然保住了全球的霸主地位。


  新兴经济体谨防资本出逃


  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后,“伟人”伯南克不知疲倦、夜以继日地印刷钞票,过去3年里的疯狂印钞行为已经逐步完成了美元在全球范围内的新一轮布局,而且必将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例如欧债危机因失控而爆发,再次上演一出美元杀人秀!其具体过程如下:由于美国实体经济的不景气,2008年以来伯南克印刷的钞票经由美国发达的金融体系以及全球化的网络早已大量流入到新兴市场经济体,并且大量投资于各种非美元资产,例如粮食、原料、能源、中国大陆和香港以及新加坡的房地产、亚洲各国股市和货币等,并在全球流动性泛滥,尤其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内生货币井喷的大背景下实现了可观幅度的升值,新兴市场经济体如今面临着进口原材料和能源价格大幅度上涨、土地和房产等资产价格大幅度飙升、商品物价大涨、劳动力成本不断攀升、以及真正可以带动经济持续发展的新兴产业尚未形成而传统产业过剩问题进一步恶化的困境,整个经济体的负债水平大幅攀升,从而奠定了相关经济体货币未来下行的基础。而与之相对的是,美国持续进行去杠杆化调整,来自世界各地的商品争先恐后地输往美国以换取美元,与新兴市场经济体内生货币井喷局面根本的不同点在于,伯南克印刷的钞票大量地流向世界各地,去炒作别国的房地产、股市、货币等,以期在不远的将来斩获而归。颇具黑色幽默意味的是连被美军击毙的拉登的抽屉里都放着美元现钞。纵观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与众多新兴市场经济体,不难发现东、西方之间的不对称格局:商品西去、美钞东流;东方热胀(即通货膨胀)、西方紧缩。这种“东方越来越贵、西方变得相对便宜”的局面正在逐步奠定未来美元回流美国的基础,不久前某国际知名咨询公司的报告显示:在华投资经营的外企回流的意向在上升,而新增的外资来华投资的意向在下降。而就在笔者写本文的前两天,奥巴马总统公开呼吁在华的美国企业回美国。笔者以为,此刻伯南克眼里大概正在深情地注视着下一场即将到来的某个风险事件,例如欧元区崩溃。无论何种事件最终导致全球金融的剧烈动荡,都有可能直接引发下一轮资本从新兴经济体的出逃风潮,而美国必将成为出逃资本的接收地。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分享到:
时时网24小时信息排行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意见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