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中国潜艇打开主动声呐:英国驱逐舰吓得慌忙逃跑

时间:2011-12-03 20:45来源:未知 作者:时时网 点击:

我曾经也是一名海军战士。游览了这么多天论坛,我也看到了很多不错的帖子,有讲潜艇的,有讲水面舰的,有讲陆勤的,有讲陆战队的,写的都很不错。现在我也来讲讲我在部队的故事 

 

其实我和其他潜艇兵一样,通过严格的体检和文化考试才来到青岛潜艇学院训练团的,在训练团学习多半年的文化课以后拿到毕业证书才会分到各个潜艇基地成为真正的潜艇兵。下面我给大家讲讲南海试射鱼雷参与香港回归的故事吧。

 

那是1997年3月份,我361潜艇奉命去南中国海实验海域试射当时中国较为先进的鱼雷,鱼3甲(本人是电工兵,不是很了解鱼雷,有写错的地方请大家谅解并多提宝贵意见)鱼3甲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中华鲟3自导鱼雷'。当时3月份的旅顺基地还很冷,还下着小雪。有一天晚上,艇长开全体士兵大会。会上说,让我们带上夏天的衣服准备出海远航,

 

当时我们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带上夏天的衣服去远航,我们就在下面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艇长看我们议论纷纷,他是满脸微笑的对大家说带我们去海南岛旅游,这下把大家都整蒙了。?

 

去海南岛旅游?不是说去远航吗?但是去海南岛带上夏天的衣服是正常的,但是怎么说成旅游了呢?艇长看大家都不是很明白什么意思,他就把代号为9771的任务说给了我们。他说:"任务为9771任务,内容并不是远航,而南海实弹操雷,试射咱国家的自导鱼雷,鱼雷的名字叫中华鲟鱼3甲,本次出海所有艇员不准请假回家和外出,本次会议也算做是出海前的动员,望大家牢记使命不负重托,完成试射鱼雷任务。但是大家也要做还一定的心理准备。

 

我们出海途经台湾海峡,我们要到象山或大蟹岛做短暂停留后在度起航。'听了艇长这么一说,大家又是高兴又是担心,高兴的是大家谁都没去过海南岛,这下可以去海南岛旅游旅游了,艇长也没说到了海南岛不让咱出去的事。担心的是试射鱼雷一但不成功就会炸管,要是出现这样的情况岂不是要了咱全艇人的小命吗?还有就是途经台海,要是被美日韩台等战舰跟踪锁定岂不是又一次玩完吗?这时候正是台独闹的最厉害的时候啊。

 

万一打起来怎么办?咱可没带鱼雷走啊。艇长看着大家的态度接着说:"有不愿意去的可以留下,我这有几个留守名单。但是大家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自己的责任,你们有没有信心完成此项任务?'大家听艇长这么一说,大家高呼"坚决完成任务不怕牺牲'的口号。艇长笑着说"你们也不用担心什么,我们到了东海要等护卫舰把我们送出台海,还要接一艘887型俄制潜艇一起海南岛旅游,明天白天14部门跟厨师去大食堂领食品,5部门检查潜艇机械状况,23部门和我研究打雷部署'。就这样, 开了1个多小时的军人大会以后,大家各自回班。

 

第二天,14部门去采购食品,我们5部门的人去艇上转动机械,上午9点开始蓄电池充电,充电就是5部门的事,什么轮机电工仓段一顿忙,充电的充电充气的充气。当蓄电池电充完以后已经是下午开饭时间了。到了晚上各个部门各自开会动员,并且命令我们明天外出各自买自所需用品。

 

第三天,我们艇所有人外出洗澡,买了一些水和零食还有烟酒等东西。到了晚上,又一次出海动员大会,具体明确了任务和出海的目的地,代号为9771。

 

第四天早上5点半起床洗淑,6点开饭。当别的艇员起床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艇上做好了备航备潜了。7点,我们361全体艇员穿着冬季防寒服整齐的列队站在甲板上为我们送行的亲人和领导告别。有的亲人也哭了。有的送别的战友也哭了。大家知道我们这一去可能就回不来了。当艇长高喊一声"敬礼,向送别的领导, 亲人和战友致敬'大家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向送行的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大家各自回当艇内回到自己的岗位准备离码头。当时的情景我现在还记忆忧心,码头上响起了半分钟的汽笛声和呼喊声。我们艇拉了一声长笛就这样走了。

 

在海上经过了几天的昼夜航行,我们艇按计划来到了大蟹岛的外海做抛锚停留,等待着护卫舰和887型潜艇编入行列。有的人借这机会来到舰桥上抽抽烟, 看看这片从未来过的海域。往远处眺望,隐约的可以看见两艘护卫舰向我们驶来。这时候艇长命令所有艇员回到自己的岗位准备备航备潜。几声长笛过后,艇长命令 5仓两车前进4的速度跟上编队。走了几个小时以后,艇长命令下潜。这时候我们下意识的知道,这马上就要进入台湾海峡了。艇长命令开启被动声纳,按航线走, 并监听航道上的声音,

 

其实我们并不知道艇长为什么这样做,后来才听声纳兵说是为了监听小鹰号航母编队是否在这海域游荡,因为台湾海峡是公海,并不归中国和台湾所有。所以这片海域可以通行任何船只也包括军舰。在漫长的航行中,我们终于上浮了,大家轮流上舰桥来透透气,感觉还真不错,在舰桥上的人问,这天咋这么热呢。艇长风趣的说道,现在咱已经进入亚热带海域,已经到了湛江的海域了。

 

我想也是,这才3月份,3月份的东北冷,但是3月份的广东未必冷。一群傻老帽,啥都不知道。我笑了笑回到了仓里。其实在航行这段时间,我们艇和俄制潜艇都是重点保护对象。一路上东海和南海交替派出护卫舰为我们护航,因为我们两条潜艇现在属于菜菜,一点战斗能力都没有,都没带鱼雷出航。经过了10多天的航行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海南省三亚市榆林基地。

 

在海南岛的日子里那可真叫一个快活,吃香的喝辣的就是一个字,"爽'。美女看花眼,水果吃不尽真叫一个过瘾,我们没事就成群结伴去沙滩上享受日光浴,一个一把自己装扮的跟东南亚人似的。带个黑墨镜,穿件贼艳贼艳的花衬衫和花裤衩。老带劲了。这一呆就在海南岛呆了2个来月了。我们对海南岛的海域和情况也有了一些了解。5中旬的一个晚上,艇长和政委在宿舍外面的草地上给大家开了一次出海动员大会,我们知道,离打雷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大家整齐的坐在草地上。艇长一脸严肃的说道:"大家从现在开始,按旅顺基地要求开始和榆林基地兄弟部队一样,开始正常的码头更。后天有一批专家要来咱艇做实地考察,然后准备装填战雷。准备试射。成功与否就要看大家的配合了,咱要把全训的精神头和全训的配合技巧全都用上。这可是关系到今后鱼雷是否能达到预期效果,是否能交接给部队。 这是科研人员10几年的心血,我们不要让科研人员的心血负之东流。'会议在一个极其严肃的气愤中开完了。大家一个个怀揣着心事回到了各自的班里,这一夜很静,没人象往常那样出来乘凉抽烟侃大讪。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分享到:
时时网24小时信息排行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意见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