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追剿最后一个湘西巨匪:六五年死于万人搜山!

时间:2015-08-09 21:31来源:未知 作者:时时网 点击:

      新中国成立后湘西最后一个土匪头子,就是公安部挂号的覃国卿。

 

  覃国卿是大庸县青安坪一个恶霸的儿子,据考系明代农民起义领袖覃后的后代。此人成年后,身体颀长如杆,性情乖戾,顽劣异常。由于小时出天花,脸上留有麻点,加上平日里喜欢偷鸡摸狗、打家劫舍,当地人送其绰号卿杆子、卿麻子。1934年11月,贺龙率领的红军打下大庸城,建立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覃国卿的父亲在打土豪分田地时被红军处决。父死母嫁,覃国卿怀着对人民政府的一腔深仇,到土著武装义安乡民团当了兵,并练就一手“百步穿杨”、左右开弓的好枪法。

 

  1937年,覃国卿杀了时任保安队副的堂叔,霸占堂婶。有了几条枪,他扯起大旗自封队长,组织起一支独立的土匪队伍。见邻县桑植县女学生田玉莲人才出众,强拉为“压寨夫人”。从此,覃国卿成了当地一霸,横行乡里,无恶不作。数年间,覃国卿干尽了丧尽天良的坏事,死在他枪口下的百姓难以计数,强奸和霸占妇女近百人,百姓怨声载道,忍无可忍。人们惹他不起,只能暗中祈求天降能人,除掉这个祸害。

 

  新中国成立前夕,湖南省军区下令清剿残匪,称决不让一个残匪进入社会主义。不料,这句话被土匪的线人得知后告诉了覃国卿,他不但不收敛,还洋洋得意地叫嚣:“我一定要进入社会主义,看他们把我怎么样。”

 

  1950年1月,我随解放军141师423团奉命进驻大庸剿匪,许多土匪迫于压力,缴械投降。死心塌地与人民为敌的覃国卿根本没把新生政权和剿匪大军放在眼里,竟变本加厉地带领匪徒继续作恶。他们阻断交通,杀人放火,威胁群众,气焰十分嚣张。

 

  3月的一天,解放军一个班和部分工作组在田角驻扎,覃国卿纠集土匪300余人突然袭击,打死我141师战士12名,烧毁民房40余间,还放出恶言:“谁若报信,我将诛灭他九族。”

 

  5月,人民政府为救济百姓,从大庸运5船大米逆澧水而上。覃国卿闻讯,当即吩咐匪徒布下长达7华里的埋伏。我接应部队中其埋伏,粮船被截,护航的解放军战士13人、工作组1人、船工8人全部遇难,粮食和船上物资也被抢光。解放军大队人马出动,才把覃国卿一伙赶进深山野林之中,并陆续对其残余进行围剿,只剩下覃国卿和田玉莲两人。自此,他俩因目标小,行动快,像钻地鼠似的这山奔那山,东洞钻西洞,经常往返于大庸、永顺、桑植之间。人们对其是防不胜防,称他为活鬼活魔。

 

  1965年1月1日,湖南省军区司令员刘子云下达剿灭覃国卿的命令,部队、公安、民兵一齐出动,同时恢复湘西剿匪指挥部,特设永顺、大庸、桑植三县分指挥部。一时间,在湘西掀起了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二次剿匪高潮,可以说是“军民齐动员,围打歼灭战”。

 

  3月23日下午3时许,覃国卿为正在怀孕的田玉莲下山寻找食物,不一会儿,他疲惫不堪地回到藏身的岩洞,沮丧地说:“饿一顿吧,山下风声很紧,只有等到晚上了。”4时许,桑植县利福公社棉花大队的社员收工回家,49岁的贫农组长余天明和民兵排长余世德发现山岩上的刺丛中有许多刺树被踩倒,一道明显的人行痕迹又被一篷荆棘遮住。是不是覃国卿?正寻思间,忽然一股臭味扑鼻而来,再往旁边一寻,发现一堆新鲜人粪在岩石下,于是两人沿着踩踏痕迹爬上一个大岩,果然发现在不远的岩石下面坐着一男一女,一看那一身破烂衣衫和身边的一支步枪,他们马上意识到,这就是来无影去无踪的覃国卿和田玉莲。他俩刚要悄悄退去,准备向分队长报告,孰料行走的响声惊动了覃国卿,他举枪便打。看到自己被发现,余世德抱着余天明滚下岩坎,子弹与他们擦身而过。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分享到:
时时网24小时信息排行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意见建议